如果問,香港與英國的歷史發展有甚麼共同之處,你可能會抓抓頭。兩個地方無論地理、歷史、文化、風俗都迥然不同,哪有共同之處?其中一樣相同的,就是歷代都是吸引大量移民。而兩地近期的移民潮不約而同地鬧起同一場風波。

英國和香港向來的都是移民的目的地。英國與歐陸有一水之隔,但這水使英國由中世紀至近代都避免了捲入許多歐陸上的戰亂,成為許多歐洲人的避難所。20世紀後期,政府曾鼓勵勞工從前殖民地移民過來,在工黨剛執政的年間,歐洲共同市場向東擴展,引發東歐移民潮,給人最明顯的印象是「波蘭藉的家傭和水電工」。許多英國人擔心低收入移民會搶奪他們的飯碗,或者要英國納稅人付錢養他們,令不少反移民,甚至種族歧視的政黨和團體冒起。英國經濟蕭條,只加重了本國人對移民的疑心。移民成為許多選民關注的題目,所以去年上任的聯合政府計劃將歐盟以外的移民率大幅縮減,由「幾十萬減至幾萬」。

香港作為殖民地時,同樣是中國大陸動盪混亂時許多人的避風港,回歸後又吸引許多大陸的經濟勞工,所引起的問題,如出一轍。港府經濟能力與英國不同,非常強勁,但本地人對移民的戒心和疑心卻沒有分別。剛剛的財政預算案宣佈將向每位成年的永久居民派發港幣6000元,卻令許多還未領取「三粒星身分證」的新移民無從享受。政府保證「人人有份」,卻激起了一場有關移民與身分的風波。在Facebook上有一個群組,名叫「新移民冇得拎六千蚊,這是永久居民獨有的福利,要有十萬個like俾班新移民睇」,不少人認為新移民好食懶做,來香港只是求福利,政府不應再向他們提供利益。

英國的移民都有不同的種族和膚色,所以移民經常與種族混為一談。香港的經驗則是「打內戰」,中國人恨中國人。其實移民所引起的問題大多都在乎經濟,可能有一點在乎文化,但絕對不會在乎膚色或種族─除非閣下是納粹主義者。理論上,絕大部份在生的英國和香港人,近代的祖先都從其他地方來,都是為了謀生才遷移的,與今日的移民無異。人怎能說:「今日的移民不能留,我們的祖先卻能留」呢?只是因為「我們」的祖先比「你們」早來幾十年嗎?哪樣一個家族的人要過多少代才算是「本地人」呢?反對移民者不能自圓其說。

再者,英國和香港在歷史上都出現過移民潮。英國人在15至19世紀因政局、經濟、社會不穩而越洋到北美洲和澳洲;香港人在1990年代因同樣的原因大舉遷移。他們走的理由不就是許多今日移民來的理由嗎?所以我一直都搞不清有人反對移民的原因。「我走就理所當然,他們來就萬萬不能」-這種自相矛盾的態度令我啼笑皆非。

話轉過來,這個問題似乎沒有完全解決的辦法。人就是喜內排外的生物,如何處理移民是許多國家的問題。甚至是最明顯以移民建國的美國,最近也為大量的拉丁美藉移民而頭痛。

理性探討問題,拒絕他人煽動,是面對的一個方法。不過,如果每人本身可以這樣做的話,就不會搞出那麼多問題了。政治只是在地上同樣的問題上兜兜轉轉,不過這也是政治有趣之處吧。唉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