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聽我講無錯!」

香港本年的財政預算案又凸顯港府施政不濟。

全球一體化已使許多經濟體系的命脈連在一起。最近全球石油、原材料和食品物價上升,使許多國家紛紛出現通脹。在英國,1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比上月上升達4%,是14個月來高於英倫銀行的通脹目標2%。在香港,通脤同樣是大問題。

同樣面對通脤,但香港和英國的經濟處境卻有天壤之別。英國聯合政府去年5月上台時,面對龐大的公共赤字,新財相歐思邦大刀闊斧削減政府開支。在此時物價仍然高企,英倫銀行行長金麥文解釋,這是因為增值稅率剛增加,由於英國經濟仍然疲弱,通脤會在未來自動降低。

而在香港,通脹的其他誘因則比較長期,包括從大陸進口的通脤、美國聯儲局持續的低息政策和香港高企的樓價。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最近公布了財政預算案。與英國不同的是,港府庫房「水浸」,盈餘多達700億港元。預算案前,市民都盼望政府推出各種一次性的紓困措施,俗稱「派糖」。不過,除了免收一年差餉等「舊招」外,最為市民所望的退稅,曾司長卻以「退稅會刺激通脤」為由而拒絕,取而代之的是政府這次的旗艦政策,就是在每位市民的強積退休金互口注資6,000元。當然,政府不退稅有理,因為市民現金多了,但市場貨物數量不變,通脤自然加劇。但撥資強積金作為次選卻令筆者有一點摸不著頭緒。強積金是市民退休才能支出,除了即將退休人仕,其他市民望穿秋水也未必能享受當中益處,加上基金價格可升可跌,這6,000元最後變成甚麼價值,無人能知,更無助市民解決燃眉之急。筆者認為僅有的妙計是發行與通脹率掛鉤的債券,讓市民資金保值之餘,又將資金吸離市場,紓緩通脤。

香港物價高企,外圍因素不少得,但樓價近年急升也是元兇之一。國內的暴發戶紛紛到香港置業,買的都是海景豪宅。地產商受需求影響,自然大力投資興建毫宅,只須看看西九龍新填地的「屏風樓群」就略知一二了。不過這些國內的巨賈未必會搬來香港住,反而本地的市民,負擔不起豪宅之餘,不論政府或地產商,都沒有為他們興建足夠的廉價房屋,以至許多市民根本買不起樓,需要多人同住一個小單位,形成「蝸居」一族。豪宅無人住,平樓無人起,市民住無居所。所以,許多市民對財政預算案的另一個期望是政府會加強措施壓抑樓價。但政府提出增加的單位供應的數目被市場質疑,而其他政策在社會上有彈無讚。這份預算案普遍在社會的支持度不大。

香港民怨沸騰,已不是新聞。港府最近在許多政策上連番失誤,究竟是為甚麼呢?歸根究底,港府是隻跛腳鴨,受多方制肘:既不是中央,不能行國內「嚴父」的一套;又因民意的緣故,不能名正言順公開宣佈政策被大財團控制這個公開的秘密;但又因為不是民選出來的,不可以用「眾望所歸」的理由對抗中央或大財團的懿旨和利益。香港政府無能,不是因為人材不濟,而是因為歸屬感混亂,毫無方向,結果所推行的政策經常碰壁。本年的財政預算案就可見一斑了。

英國政府大幅削減開支,怨聲四起,經濟復甦仍然疲弱。相反,香港背靠大陸,經濟強勁,社會卻不覺得比英國和諧穩定。從近期北非所發生的民主革命所見,如果政府予人的印象是「官富民窮」,社會表面的和諧持續到不多久。當然,香港發動像突尼西亞般的「茉莉花革命」的機會不大(即使有政團發起反預算案的「紫荊花革命」),因為香港有言論及遊行等自由作發洩途徑,而政改仍能依循法律進行。但要香港市民繼續忍受這樣不濟的管治,就真的辛苦他們了。一個政府不為自己的市民著想,甚麼穩定都是假。而一個政府不是被民眾選舉出來的,要其為市民著想,也有一點困難。說到尾,社會穩定最重要的元素是民眾參與。西方人是這樣,中東人是這樣,中國人沒有理由不是這樣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