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-Li meeting

胡李會

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日前到深圳慶祝經濟特區成立30週年,其中說了一句「我總是要見一見李〔嘉誠〕先生」,立刻弄到滿城風雨。中央領導人除了幾句「和平崛起」或「堅持多少個甚麼原則」等「口頭禪」外,一向寡言。加上中央政府決策制度缺乏透明度,所以領導人一有甚麼「不照稿子」所說的話,總叫人不斷推測箇中玄妙。當年溫家寶總理的一句「深層次矛盾」,就是其中一個例子。

這次胡錦濤高調表明要會見李嘉誠,又觸動了香港人的神經,特別是最近港府提出復建居屋,間接威脅李嘉誠等地產商的利益,所以很多人擔心港府會深怕得罪國家主席身邊的大紅人,而漠視許多香港市民對這幾年來樓價高企的投訴。這更勞煩幾位港府官員一個一個地保證香港的地產政策不會因這次「胡李會」所影響。

以上擔憂固然不是完全無中生有,但觀察者似乎不用太擔心這一次「胡李會」會對香港樓市政策有甚麼實質的影響。李嘉誠雖是香港首富,但他的業務也分佈在大陸,特別是深圳。1980年代,大陸說要開放時,經濟特區都設在粵、閩兩地,原因是為要吸引港、台的資金。李家誠當年已經非常富有,繼而在深圳投資不少,帶動經濟改革。今天貨物吞吐量數一數二的深圳鹽田港,是李嘉誠旗下的和記黃埔注入巨資建成的。所以李嘉誠對深圳,以至大陸的經濟改革有舉足輕重的角色。單單為了這個原因,胡主席要會晤李超人一點都不過份,並不一定是因為要對香港作出甚麼明示暗示。

但話說回來,「胡李會」所產生的不安其實顯示香港現時管治制度的隱憂。香港自殖民地時代至今一向都是商家至上。這種倚靠當地富人的制度是英國人在世界各殖民地的既有管治政策。時至今日,這發展至香港人的衣食住行全控制在一小撮家族身上,無論香港人買屋、購物、用電、乘車,都是將金錢袋進這幾個家庭的錢包中。香港自回歸後,公民意識逐漸增強,開始對這一種管治模式產生微言及不滿,最近反高鐵和最低工資等運動都是反映這種轉變的好例子。「胡李會」在這種氣氛下發生,難免會讓人諸多揣測,中央是否想透過會見香港這位「幕後揸fit人」對香港作出若干暗示。加上前全國人大常委曾憲梓的一句「商人治港是應該的」,讓人感到回歸好像只是將國旗換一換,最後治港的都是一小眾只為私利的巨賈。

地產商能在香港獨佔鰲頭是有歷史原因。大陸從前封閉,沒有資金能流入香港。香港為彈丸之地,市場小,容易被少數本地人控制,又容易排除隔洋而來的歐、美競爭。但現時大陸經濟已經開放,資金十分充裕,大有能力進軍香港市場,打破各項壟斷,幫助改變現時商人治港的制度。可惜,大陸的資金往哪裡流通仍受政府控制,而李嘉誠等港商又深得中央高層愛戴,要說服他們讓大陸投資者在香港挑戰港商的優勢,談可容易?

雖然這次「胡李會」短期內未必會使港府「縮沙」,取消復建居屋計劃,但長遠來說,要香港發展成熟的自由經濟體系及穩定和諧的社會,「胡李會」就顯示出現時政治環境對實現以上目標的阻撓了。

Advertisements